《山海经》会不会是上古时期的科幻怪谈漫画? 山海经异兽录

时间:2022-05-16 19:55:02 作者:admin 50109
山海经异兽录

《山海经》会不会是上古时期的科幻怪谈漫画?

关于山海经的来源,有一种我认为可能性比较大的说法就是,山海经是对刻在九鼎上的山海图进行的归纳描述的一本书(九鼎于秦朝遗失),如果有朝一日能发现其中之一,可能就能印证,山海经之谜也会迎刃而解。

对此说法存疑的,可以看看六十年代(初版1953年,正是朝鲜战争结束之后,中美关系应该算是一个冰点)美国墨茨博士所著的《淡淡的墨痕 pale ink》,中译本叫《几近褪色的记录》,查过实体书只有寥寥数本,幸好网上有pdf,讲述的是她在美国按图索骥找到所有山海经上的不存在于中国境内的大多数山脉和动物,地理的过程,那时候中美交恶,我想没什么讨好中国的必要。

看过她的书后,山海经中很多让我觉得荒诞的地方茅塞顿开,举个最突出的例子,山海经中说,有些地方的人狗头人身,墨茨博士在那所记载的地方附近发现了喜欢把整张狗皮像帽子一样披在头上的部落,(有人质疑为什么山海经的作者不走近看看清楚是狗皮还是狗头,我就问你一句,现代文明发展了差不多三百年了,你敢在黑社会的手臂上搓一下看看是纹身贴还是真纹身吗?)再举个例子,山海经里的何罗鱼,一头而十身,和乌贼相比如何?有人以为章鱼叫八爪鱼,所以乌贼也是八爪的,实际上,乌贼和鱿鱼都是有十条腕足的,它们有两条生殖腕,请自行比较两者。至于所在地,在上古的大洪水过后,内陆的河泽里面有一些章鱼我觉得挺正常的

看完这本书,我深信,我们的先民曾经对这个世界充过满好奇,并用自己的智慧踏上征途,到达彼岸的被他们视为太阳属地的大峡谷。我们虽然嘴上说着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却连穷游的勇气都没有,我们怕吃不好,我们怕睡不好,我们三怕搭车丢脸四怕走路辛苦,我们唯独不怕风景不好。比起我们的祖先,真是一群怂卵。我也忘了在哪里看到,李白曾经在诗里曾经感叹,自己很遗憾出生得太晚,不能到日出之地感受一番,也许唐朝时这条道路上有了阻碍人们成行的政权吧,我会找出这首诗,我会找出他这么说的原因。

有人说,古时的亚洲人是通过结冰的白令海峡到达美洲的,这是目前最为大众接受的说法,因为在现代人的印象里,我们的祖先航海技术很差,能远距离航行是大航海时代的事情,但是,众多考古发现表明,先民的航海技术相当先进,在山东省的东夷遗迹考古中的发现可以证明。(下文有述)

另竺可桢先生在《中国近五千年来 气候变迁的初步研究》中表示:在我国近五千年中的最初二千年的年平均温度高于现在2℃左右;以后有一系列范围为1 —2 ℃的上下摆动;最冷的时期都是从东亚太平洋海岸开始向西传播到大西洋海岸。结尾还参照对比了挪威的雪线高低的变化,丹麦格陵兰岛冰川研究的成果,得到大体一致的结论。也就是说,以四千年前我国人民的保暖水平,走白令海峡这条路,分分钟变冰雕,另有一句可以作为佐证的话是大禹同志说的:帝令竖亥步,自东极至于西极,五亿十选九千八百步。竖亥右手把算,左手指青丘北。一曰:禹令竖亥。一曰:五亿十万九千八百步。另有一个说法:使竖亥步自北极至于南极,二亿三万三千五百里七十五步(出自《淮南子·墬形训》),也就是说那个时代人们的活动范围的极限是十万步到百万步这个数量级,且认为大陆大致是一个正方形,这与现在我国东西距离约 5200公里,南北距离约为5500公里大致符合(周制八尺为一步,十万步为八十万尺,周尺约0.2米,故十万步约160公里,简而言之,竖亥测定的大陆是一块东西约8000公里,南北约3500公里的土地)。也就是说,北方的极寒让人们根本没有勇气前往白令海峡,更不用说白令海峡都结冰的年份了,何苦作大死,我们的祖先要是这么二缺,能征服东北亚最宜居的土地吗?

印第安人说,他们是通过天之浮桥岛到达美洲的,而这天之浮桥,你看看谷歌地图上这红线上方一串岛屿像什么?从中国的东部一路到美洲,顺便说一句,目前这一路线是一路有温暖的洋流有利于木船从亚洲前往

美洲的,图上可见日本暖流和北太平洋暖流简直就是神队友。甚至不小心被偏离航线了还能被北赤道暖流送回东亚大陆,不坐船简直智障。虽然四千年前的洋流情况未必和现在一样,但是鉴于四千年在地球发展史中的渺小,这里权且算作一样的吧。

另外不要忘了,与商周多次战争的东夷就住在山东半岛,这样一个处于海边丘陵地带而能持续跟中原正面刚的部族(纣伐东夷而陨其身,周朝也被弄得够呛),航海技术几乎不可能落后。

要跟中原正面刚的首要条件就是粮食充足,东夷恰恰是一个靠海吃海的部族,由于胶东半岛大陆架比较平缓,随着潮起潮落,会有大量的贝类和和沿海浅滩随季节性季风较适合于贝类生存的“滩涂”、“潮间带”,东夷人一般住在离海不远的高地上,开始可能是无意识的到附近的“滩涂”拣些贝类、鱼类,并开始尝试食用,慢慢的这些营养丰富、味道鲜美的海产品就成为东夷人不错的食物,开创了胶东风味以海鲜为主要烹饪原料的先河。据发掘出土的“白石村文化遗址”和“邱家庄文化遗址”表明,先民们当时除了主要以采集植物作为食物外,主要以捕捞海贝等海产品为食,他们食余的海产遗骸堆积如山,形成了具有明显沿海特点的“贝丘文化”。随着东夷人对海洋认识的不断深入,他们把目光投向深远的大海,开始就近从山中攫取天然石块进行加工,再到沿海进行渔业生产活动。从考古发掘出土的鱼类骨骼分析,当时东夷人类捕获的鱼类不仅有鲈鱼、黑鲷等近海鱼类,还有真鲷(栖息深度:10-200米)等栖息海域较深的深海鱼类。更令人惊奇的是,当时东夷人已经了解了有毒鱼类的知识,并掌握了清除有毒部分的方法。例如,红鳍东方豚属于剧毒鱼类,因为它的肝脏、卵巢和皮肤有剧毒,吃时须先除去内脏和血液,洗涤干净,方可食用。从出土的红鳍东方豚鱼骨的实物来看,当时的东夷人,已经能够很好清除有毒部分,进行深加工后再放心地食用了,到今天日照青岛烟台滨州等市都渔业发达。

下面是一些《几近褪色的记录》的PDF的截图里让我觉得十分可信的片段。

图3就是墨茨博士认为是犰狳的负鼠,兔面鸟喙(脸像兔子,嘴巴像鸟一样突出)?目蛇尾(鸱属猫头鹰一类的鸟,叫声凄厉,性情凶狠。古人视它为恶鸟,以之比喻恶人。)对这个说法感觉牵强附会的可以查一下鹞鹰的图片,负鼠简直就像被鹞鹰强奸过的老鼠生的,眼睛一模一样,(想想真是太污太屈辱了)负鼠的习性中有这么一条(对应见人则暝):负鼠的天敌很多,比如狼、狗等等,但是在遭遇敌害的时候,它们还是有一些绝活的,否则也无法生存到今天。负鼠在来不及躲避敌害时,往往装死,有人曾认为负鼠的“装死”并非骗术,而是它们在大难临头时真的被凶神恶煞的猛兽吓昏过去了。科学家们运用电生理学的原理对负鼠进行活体脑测试,揭开了这一谜底。针对负鼠身体在不同状况下记录在案的生物电流的数据分析,得出的结论是,负鼠处于“装死”状态时,它们的大脑一刻也没有停止活动,不但与动物麻醉或酣睡时的生物电流情况大相径庭,甚至在“装死”时,负鼠大脑的工作效率更高。

我相信写这条百度百科的人没看过《淡淡的墨痕》,这毕竟是一本冷门书。

另外 今天查了一下State of North Dakota white earth town(北达科他州白土镇),得到结果如下图(图中文字两个 北达科他州 的小孩解释bakken boom ,下面是一段在 白土镇 拍摄的关于他们的经历的视频视频)。此地确实存在。以上

第n次更新:山海经的诞生,和我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文化事件是相关的,即王子 朝奔楚,王子朝(周景王庶长子姬朝,多称为王子朝) 因为夺取周朝王位失败,带着周朝的典籍图书逃奔到楚国,这一做法是有先例的,夏太史终古见桀迷惑,载其图法奔商;商内史向挚见纣迷惑,载其图法奔周,典籍图书在那个时期是王权的基础,和后来萧何得秦之典籍图书为汉朝奠定基础如出一辙。而楚国得了这些典籍之后归纳整理出一个山海经出来是比较符合逻辑的。

可以作为佐证的有两点,

一.经 不是可以随便用的一个字,经书是作为思想、道德、行为等标准的书,或称某一方面事物的专著。四书五经中五经以外,可以用经字作为书名的,不过黄帝内经,道德经等寥寥数本,山海经以经字为书名不仅未遭驳斥质疑,反而留传下来,始皇焚书和汉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都没有把它划入禁绝的范围,足以证明,当时的官方不像今天的很多人一样,认为此书荒诞不经。

二.山海经用词不包含个人观点,感情,公认是一部述图之作。彼时著书,不像而今钱够就可以,当时著书主要目的就两种,一是个人及流派表达政见观点。二是国家彰显自己的软实力。山海经明显是后一种,楚国作为春秋战国时期的后起之秀,武力够格和最强大的秦晋两国叫板之后,文化实力的提升就迫在眉睫了,山海经成书于楚也就不足为奇,山海经不仅成书于楚,而且用今天的话来说,是楚国官方的面子工程,政绩工程。

原创不易,转载请注明源于dahefengshuiwang.com网~~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